穆熙妍 小兔子与大野狼

浏览量:532 发布于:2020-07-28

1.

我听见这个故事的时候,正在和一宁大吃牛肉锅,她犹豫了一阵子突然开口:「我有一个很闷的故事要告诉你。」

我回答:「哇不要吧,那还不如看新闻联播。」

她大眼睛一瞪:「哎呀!不是听了想睡的闷,是听了心塞的闷。」

我哭笑不得:「谢谢你,我家楼下最近有个小胖子在练小提琴,每天下午都像杀鸡,还偏偏不给那只倒霉的鸟一个痛快。上次有路人经过报警,以为楼上发生兇杀案。我要是吃饱了撑着想体会心塞,搬张椅子坐在他家门口就好,不用劳驾您了。」

她长筷子一伸,把捞勺里的吊笼肉都挟走:「你听不听!」

「欸欸欸你这女人怎幺这幺冲动,」我把肉挟回来,「说吧说吧,我听就是了。」

以下,是田螺姑娘的故事。

2.

小许是一个条件很好的男人,高薪金融业的工作,相貌中上,每週上三次健身房维持身材。他有点幽默感,不拘小节,和三教九流的人都能聊上两句。像许多条件好的人一样,小许身边没有固定对象,并且不以为意。

事实上现在男女朋友这个定义越来越轻薄,我身边的男性朋友甚至说,除了白纸黑字领证的老婆,其他女性交往再久都只是好朋友。

这想法也没什幺错,起码比打着恋爱名义骗身体的好。没有固定女友的唯一问题就是生理需要,于是小许偶尔使用交友app,在网络平台上与异性维持心照不宣的关係。

他会先约女孩子出来吃饭喝咖啡,如果感觉不错,甚至还会去看一场展览或是电影。小许是个有风度与礼貌的人,除了买单,开车门拉椅子不在话下,有时候还愿意扮演知心哥哥的角色,聆听那些琐碎的女孩心事,并给予建议。虽然大部分夜晚,结局都以小许家的床为总结,但他很努力打造一个良好的用户体验。

「这不是什幺高级的事,但最起码,我不希望被当做一个低级的人。」小许曾苦笑着说。

直到他遇见田田。

3.

小许是在交友app上遇到她的,田田显示是新用户,毫无人气,头像也有点呆,应该是证件照;没有仰角45度,没有磨皮修图,穿着简单保守,看不出来有没有胸。换句话说,根本不是小许的菜。

但他偏偏点进了她的主页。

后来小许回忆当初的举动,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他仔细想了想,给了一个老套的理由:「可能是因为她长得有点像我的初恋女友。」

一样清秀的五官,认真的神情,在越走越远的网络世界里,她勾起了小许的一丝陈年旧事。

他和田田聊了一阵子,知道她刚搬来这个城市工作,没什幺朋友,在公车上的广告牌看见这个交友app的广告,于是试着玩玩看。小许承认,他一开始完全不相信她的话,毕竟套路那幺多,扮清纯也是招数的一种。

但信不信是一回事,约不约又另当别论,他驾轻就熟地订下见面时间,地点是一间中高级的餐厅。田田到了,略显紧张,一看就和小许是两个世界的人。小许显现绅士风度,用几个笑话把她逗笑了。田田终于放鬆了一点,喝汤的时候,小许注意到她犹豫了一下:「怎幺了?不喜欢?要不要换?」

她连忙摇手:「不用不用,很好。」

吃完饭,他建议散步,田田温顺地点头。俩人在凉爽的夜风中并肩而行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,她说自己是售货员,于是小许礼貌性地询问她的工作状况,田田中规中矩地回答。交谈中他发现,这个女孩子说的话真实性蛮高的,起码她的言行举止都不像故意掩饰的老手。他开始相信,田田或许真的是以交朋友为目的才和他出来的。

这时一辆车快速经过,小许连忙将她拉进自己身侧,顺口说:「妳走里面,安全一点。」

田田的脸,霎时就红了。

走到小许家附近,按照他平常的流程,这时候会用不同的藉口,邀请女孩子上楼。但这一次,小许迟疑了。

他觉得自己眼前的是一只手无寸铁的奇葩小白兔,胜之不武。

「我开车送妳回家吧!」他开口。

田田挥手表示不用,说她可以坐捷运回去。

「你快去休息,你刚刚不是说,每天工作都很累吗?」

有吗?小许纳闷,但他也不争辩,这个晚上太出乎意料,他一时反应不过来,于是含含糊糊地向田田道别,上楼了。

临睡前,他才想起吃饭的时候,田田曾问他做什幺工作,他开玩笑回答高中老师,她说一定很累吧!

小许点点头:「累啊,每天都好累。」

他乱编身分不是第一次,大多数女孩不是深信不疑,就是毫不在意;可这是第一次,有人将他随口说的话,牢牢记在心里。

4.

本来这件事就算翻篇了,小许也没想太多,直到过了几天,田田发了讯息,说自己包了荠菜馄饨,要拿给他。

「你不是说过你喜欢吃这个吗?我打电话回去问我妈,她教我做的。」

「这......」小许懵了,最后只挤出一个问题:「这个季节没有荠菜呀?」

「公司同事上个月去郊外踏青,我记得看到过,所以坐车去找,不过拔到的不多,只能包一点点,」在小许家楼下,田田不好意思地说。

接过那一小袋生馄饨,他不知道该说什幺好,那几分钟的沈默,让气氛更加尴尬。

田田似乎意识到了小许的为难和自己的唐突,连忙补上一句:「煮的方法我写在字条上,就放在袋子里,很简单的。」说完转身就走。

「喂!」小许叫住她。

「还是妳帮我煮吧!」他扬扬手中的馄饨,「我怕烧了厨房。」

那一夜,田田没有走。

5.

第二天早上,小许要出门上班。他的想法是,把女孩子赶走是非常没品的行为,绅士应该让对方睡到自然醒;反正他家不放值钱的物品,不用担心丢东西。他出门前会留下字条,写明食物饮料在冰箱,盥洗用品可以自由使用,门会自动上锁,带上就行。

田田留下过夜的那次,他也是这样处理的。

白天他忙得头昏眼花,下班回家开门的那一刻,小许怀疑自己在作梦。

他那略显髒乱的王老五之家,被整理得一尘不染,玻璃擦得发亮,连厨房抽油烟机的风扇都被拆下来洗过,浴室闪闪发光,马桶刷得比盘子还乾净,淋浴间有点堵塞的出水口都畅通无比。

他以为遇到了童话故事里的田螺姑娘。

「老实说,她把我家搬空我都不会那幺震惊。」小许苦笑。

他连忙发讯息给田田:「妳干嘛帮我打扫房间?」

田田很快回覆:「我今天休假,反正没事啊!」

小许有点生气:「这不是妳该做的。」

田田过了一会儿才发来一行字:「我做错了?对不起。」

小许不忍:「我不是生妳的气...算了,没事。」

他告诉自己,关于田田,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。

6.

几个礼拜后,小许闲来无事,登上了那个交友app,发现有另一个男人也开始和田田交谈,这个男的一看就知道是个「会家」,而田田这个傻瓜,连隐藏留言纪录都不会。

他忍不住发了一个讯息给田田:「妳最近和一个叫做xxx的网友联繫?」

田田很快回覆:「对呀!他人蛮好的,知道我是外地人,还说要带我去景点玩。」

小许差点没被气死:「晚上吃个饭吧?我需要好好和妳谈谈。」

等见到田田,他原本想揭穿那个男人真实目的,却发现开不了口;因为自己和对方一开始的动机,其实也没什幺不同。

是,他是具备了几分诚意,但没多到愿意把她当女朋友。

当晚躺在枕头上,他小心翼翼地问田田:「妳觉得我们是男女朋友吗?」

她迅速摇摇头。

「为什幺?」小许很讶异,他以为她一定会说是。

「因为你人这幺好,你的女朋友,一定是比我更优秀的人才对。」田田认真地回答。

小许的心突然刺痛了一下。他努力回想,自己确实有礼貌,也算得上有风度,但真的没有她说的那幺好,起码没对她那幺好过。

「那既然不是男女朋友,妳...这样不会觉得不值得吗?」他艰难地问。

「不会啊!」田田的声音很小。

小许转过头看她,原本还想再问下去,却再也不忍心。

「那个交友app, 妳不要再玩了,」他闷闷地说:「把它卸载,知不知道?」

田田乖巧地点点头。

小许揉了揉她的头髮:「睡吧!」

6.

从此以后,小许不再阻止田田偶尔来,但出于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原因,他开始特别注意其他异性留下的物品,会在她们离开后仔细收拾一次。

说到底,他的确是一只大野狼,但也是真的不想让小兔子伤心失望。

直到有一天早上,小许赶着出门上班,快到公司了才发现忘记带一份重要资料。他匆忙赶回家,找到文件就要走,突然看见浴室的灯光,于是悄悄探头看了一眼。

田田繫着围裙,身边是刷子和水桶,手里拿着一团刚从淋浴间出水口掏出来的,棕红紫金深浅不一的头髮。她一边将那团头髮丢进垃圾桶,一边将自己落在额前的黑髮往耳后拨。

在浴室明亮的灯光下,小许看见眼泪不断从田田的脸颊上流下,她在无声无息地哭。

原来,她早就知道了。

小许默默离开,那天在外面待到很晚才回家。

从此之后,小许不再找她,他卸载了那个交友app,把田田从联繫人名单删除,认为这样最好,对自己对她都是。

7.

过了大半年,是小许好朋友陈朔的生日。

一如既往,大家老早就订了餐厅包厢和夜店桌位,一大班良友损友莺莺燕燕齐聚一堂,彻底狂欢到凌晨四五点。当小许摇摇晃晃和几个朋友回家,準备续摊的时候,楼下管理员递给他一个包裹。

「今天有个女孩子等你好久了,这是她请我转交给你的。」

小许抬起醉眼,想不起来可能会是谁。

大家起鬨要看里面是什幺,他不以为意,豪气地当场把精心包裹的小盒子撕开。里面是一个印章,上面是他的名字,中间是一匹小马。

附着的卡片写着:

「小许,

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不知道要送你什幺,想到你是老师,应该有很多场合需要印章,就给你刻了一个,我加上一匹马,是你的生肖。

还有今年你犯太岁,我用你的生辰八字,去庙里点了一盏光明灯,希望菩萨保佑你一生无风无雨,平平安安。

这个印章我刻得不太好,就是个祝福,你不用没关係。如果有天见到它了,说不定你会想起我。

生日快乐,小许!

你会不会想起我?

田田」

小许握着印章,在大家面前哭了。

最近和他打得火热的琪琪,忍不住过来想拿他手里的东西看,小许一把将她挥开。

「别碰!」

「什幺破玩意儿,这幺激动!」琪琪骂。

「这...什幺跟什幺啊?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呀?」一个朋友在旁边狐疑。

「我知道...但她不知道...之前她问过我生辰八字,我觉得很不舒服,不知道她要干嘛,所以随口给了她陈朔的生日...」

「我连自己的职业都没和她说过,她一直以为我真的是老师...对不起,对不起...」

8.

有多少信物,满怀心意,只愿在谁的脑海佔有一席之地,最后被弃如敝屣。

有多少名字,什幺都没留下,你用尽力气想方设法,却将他永远刻在心上。

你会不会想起我?

希望被记得,是因为预见会被遗忘。

对不起,我的确是一只大野狼,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改变狩猎。

但我也是真的,不想让小兔子伤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