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熙妍 对一个人软弱 向全世界坚强

浏览量:874 发布于:2020-07-28

1.

君珊下班回家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开一瓶红酒,斟了满满一杯。

她手拿着酒,一边将踢掉的高跟鞋扶好,公事包摆正,一边走回卧室,换上轻暖的羊绒毛衣,细緻的材质温柔地将她包起,有点像情人的双臂。说真的,她心想,每个人都该在冬天备一件宽鬆的cashmere上衣,尤其是单身的、失恋的,或是像她一样失意的人。

君珊心情不好不是因为感情,是在工作上受了气,她呕心沥血维持的长期客户刚刚被公司另一位经理抢走,今年的业绩全部完蛋。

噩耗传来的时候,她正在会议室和同事开会,助手敏敏一脸惊慌地跑进来通知她,再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后,她明白大势已去,撑着头,叹了一口气。

大家不敢出声,那天下班之前,敏敏再三确认君珊的状况,临走之前忍不住对她说,「珊姐,我真佩服妳的风度和坚强,我要向妳学习。」

君珊愣了一下,忍不住笑了。

她的确不是大吐苦水型,失意的时候话很少。坐在客厅沙发上,她握着遥控器在一百多个频道间转换,偶尔还能来几句苛薄或搞笑的点评,除了沉默的时候气氛有点郁闷,乍看之下她的脸色简直算是愉快。

可是君珊心里知道,自己以前不是这样的,她也做过喜怒形于色,说是风就是雨的暴烈少女。

那是她刚出社会的时候。

2.

大学刚毕业,君珊的第一份工作说好听一点是行政助理,其实就是办公室打杂。她在那间公司做了四年,花了许多时间精神一步步才打怪升级,但在上班的第一个月,就不费吹灰之力爱上了一个大自己十岁的未婚男人。他是另一个部门的主管,他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:「女生穿灰色,居然也能这幺好看。」

当年才二十二岁的君珊,立刻羞红了脸。

现在回想,那其实是一句十分常见的撩妹台词,是自己少见多怪;当时她身边都是同龄的小男生,哪有人能将这幺老套的话说得诚意满满,脸不红气不喘。

整个四年爱的死去活来,一个老练的男人与一个天真的少女谈感情,前者得到的是调剂,后者得到的是教训。办公室恋情毕竟不专业,于是君珊学会隐瞒和自我控制,而两人之间十岁的距离,让她飞快长大。她几乎是小跑步般追赶在男友后面,手忙脚乱地学习与年龄不匹配的沉着懂事。为了变成与他更合衬的成熟女人,君珊放弃了所有小女孩的习性;她不作不哭不闹,不夺命连环call,不疑神疑鬼查问行蹤,一连串的不该与不可以,让现在的她,一旦生活里发生什幺糟心事,都先理解别人,反省自己。

等到男人决定跳槽到其他公司,坦然而潇洒地与她分手,君珊才明白男友以前总笑说两人之间没有未来,不可能白头偕老,原来是认真的。当时她以为他指的是年龄差距,还总拍拍他的肩,故意深情款款地说,「就算你老人癡呆了,我也不会嫌弃你。」

更可笑的是,她的这句话,也是认真的。

君珊并不怪他,谈感情是两个人的事,谁也没逼着谁,在一起的那四年她确实有得益,现在站出来硬是比别人多一点气度与稳重。她明白年纪越大,生活越不单纯,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副棋,权衡着利弊,恋爱微不足道,只佔重心的一小部分。

妳看妳,又在懂事了,君珊讪笑自己,这前任身为师父真到位,把青涩的她教得胜于蓝。

等到君珊放慢步伐,她才发现自己和同年纪的男生比起来太过实际与冷静,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她总觉得他们行为太粗糙,目的太明显,手法太拙劣,而自己意志太坚强,头脑太清醒,心绪太複杂。于是她半放弃对恋爱的兴趣,将时间与精力花在工作上,反而成效卓越。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,反正自己的心态无法逆转,乾脆做得彻底一点;说到底,感情和事业相比还需要选择吗?本来就只有工作成绩值得投资。

分手后,君珊想起前男友告诉她,二十岁的时候,他也曾爱上一个大他很多岁的女人,当时爱得轰轰烈烈,最后分手告终。

他说得轻描淡写,但不知道为什幺,她却听得撕心裂肺,可能是感受到他的爱都耗尽在二十岁的那一年,从此之后无论遇见什幺人,都只是走流程。

君珊今年三十二,她总觉得自己也在十年前,告别了那个热爱世界的小女孩。

3.

一瓶红酒很快就见底,她站起身去开另外一瓶,这时候门铃响了。

君珊打开门之前就知道这是谁。

门口站着一个男生,手上捧着一个大碗,满脸笑容。他看见她手上的红酒瓶子,啧啧连声:「珊姐,还没到九点就开喝了?」

他推门进来,熟门熟路地在厨房穿梭,将带来的食物承盘,他端上香喷喷的蟹黄海鲜炒饭麵,摆在君珊面前。

这是她楼下的邻居李哲,是个外烩厨师,君珊曾介绍几个客人给他,两人因此有了交情。李哲知道君珊常加班,于是总时不时带些食物给她,美其名是怕她饿死,虽然她应该会先喝死。

看着眼前的美食,君珊撑着头,一点食慾也没有。

「心情不好也要吃饭,少喝点。」李哲皱眉。

「你怎幺知道我心情不好?我就不能减肥吗?」她不服气。

「妳每次放交响曲,就是不开心,」他指着角落的音响,胸有成竹。

君珊有点感动,但不接话,自顾自打开酒瓶。随着瓶里的水平线越来越低,她妆容精緻的脸越来越红,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越来越闪烁,李哲不知道从何劝起,只能一次次默默将她的杯子斟满。

等到她看购物台都笑不可抑的时候,他将酒瓶拿开。

「要不要谈一谈?」

君珊笑了,「小朋友,你不会懂的。」

她一直这样称呼李哲,他小她几岁。

「要不要去哪走走?」

她摇摇头,「不想动。」

「那多吃点东西吧!食疗很有用的,」他推了推盘子。

「不要,没胃口。」

两人陷入沈默,过了几分钟,李哲终于开口:「妳习惯对什幺都说不吗?」

「怎幺会,你试试给我一个亿,或是乐透彩的得奖号码,我绝不会说不。」

她大笑,在笑声中见到李哲的表情充满沉痛,顿时没了声音。

「妳对任何问题都有完美的回答,什幺意外都有解决的办法,我知道妳很独立很优秀,可我总忍不住想,是遇到了什幺人发生了什幺事,才让妳像现在这幺无畏无惧,自立自强。」

君珊的脑海浮现前男友的脸,他偏过头不去看哭泣的她,冷冷地说,哭完再告诉我。她记起他曾鄙视追剧的自己,告诉她看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会降低智商,而他可以接受坏蛋,不能忍受笨蛋。

「或许妳说得对,妳的烦恼我不明白,但我知道女生都想被当做小孩呵护,只是看过太多没心没肺的男人,才觉得自己最可靠。」

「所以,」李哲把盘子端到君珊面前,「乖,快吃晚饭。」

「你长篇大论说了那幺多,就是为了劝我吃饭?」她不可置信。

「不然呢?妳以为我要睡妳?」他尴尬,「我对老女人才没兴趣。」

李哲放下盘子,赌气走进厨房收拾,心想就这样吧,追了她这幺久,也该到了放弃的时候。自己也不是没人要了,何苦老是上楼碰钉子。

这时候,一双手臂从他身后绕过来。

「你常常听没兴趣的人,楼上放什幺音乐吗?」

4.

我们都受过伤。

或许是诚惶诚恐地付出真心,然后被揉一揉丢在地下。也许是相信了甜蜜的谎,然后被事实狠狠甩了耳光。你彻夜失眠,翻来覆去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大家都说错的不是你,但他们无法告诉你,为什幺伤害要让没有失误的那方承受。

从此你变成另一个人了,不信承诺,排斥婚姻,你觉得大家的故事和经历都差不多,每次恋爱都只是不同名字,换汤不换药。

有时候我们甚至变成了伤害过自己的人,只是我们不知道。

但会有某个人出现,和你想像的不一样,他不是你喜欢的型,说的话也不见得动听,身高比理想中的差一点,穿衣服也毫无系统可言。

可是啊,这幺多年,除了他,没人真心注意你的冷暖,知道你能接受柠檬汁,爱喝红茶,但柠檬红茶怎幺喝都不对味。你讨厌排队,害怕大鱼,体寒还喜欢冬天。

于是你想,再试一次吧!就算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,但这次一定不会后悔喜欢他。

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隔着几层楼还担心你开心与否,或是知道你在极度不开心的时候会听交响乐,搭配蟹黄海鲜炒麵。

那幺就是他了。

以后在他一个人面前软弱,转身对全世界坚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