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德拉正成为振兴微软的英雄

浏览量:785 发布于:2020-07-29
纳德拉正成为振兴微软的英雄

自从纳德拉上任以来,微软股价飙升了 48%,预计未来 18 个月,微软股价可上涨 30%,再加上 2.7% 的股息率。在他的带领下,微软正变得更加开放、包容、年轻,充满活力。云端计算服务 Azure、Office 软体、Windows 10、Surface 和 AR 头戴装置 HoloLens,都在成长为推动微软股价的动力。微软的确在变得更酷,这要归功于纳德拉与之前任形成鲜明对比的管理风格和个人魅力。

2013 年 8 月巴尔默(Steven Ballmer)宣布将在一年内退休,5 个月过去了微软还在寻找 CEO 继任人选。投资者欢迎微软换帅,但有人开始怀疑,这幺久都找不到合适人选,是不是这个处境艰难的巨头失利的又一迹象?最近几年来,Windows 作业系统已经成为人们远离而非购买 PC 的一个原因。雪上加霜的是,微软无缘苹果和 Google 推动的行动革命。

早该从外部引进一名颠覆性的领导人,但微软决定从内部提拔有 22 年丰富资历、之前掌管云端业务的纳德拉(Satya Nadella)。结果证明这是英明的决定。纳德拉上任以来微软股价飙升了 48% ,员工大谈他的风度翩翩及更大胆、更替使用者着想的公司目标。

摆脱了巴尔默的束缚后,微软华盛顿州雷德蒙德总部顿时充满活力——自从巴尔默宣布退休,微软股价已上涨 67%。微软的庞大规模现在成为一笔资产而非负担。在云端计算领域,它与亚马逊短兵相接。它还在打造在想像力和注重细节方面堪比苹果的新硬体。技术上大大改进的 Windows 最新版本首次供现有用户免费使用,两个多月便装满了 1.1 亿部装置。

纳德拉正成为振兴微软的英雄 《霸荣周刊》杂誌封面纳德拉上任后,「失去的十年」后微软股价急速窜升

在微软 40 年的公司历史中,现年 40 岁的纳德拉是第三位掌门人,他身上有比尔盖兹那种创新风格和发展劲头,巴尔默通常缺少这些东西。创新 + 发展公司股价就能节节攀升。预计未来 18 个月微软股价可上涨 30%,再加上 2.7% 的股息率。

华尔街分析师对微软的态度已经转变为乐观。微软公布第三季财报后,相关报导多以「开启新趋势的科技公司」、「开始昂首阔步」之类为题。不过华尔街仍然对微软的机会估计不足,平均预期股价只有 57 美元,略高于目前的 54 美元。

很多大投资机构认为微软被大大低估。管理 280 亿美元资产的 Jackson Square Partners 公司基金经理博纳维科(Chris Bonavico)说:「我认为 18 个月内可突破 70 美元,在此过程中还有丰厚的股息。在目前很多股票相当昂贵的市场,这的确是很好的回报。」该公司持有价值 9.7 亿美元的微软股票。上世纪 90 年代,博纳维科的团队重仓微软,然后在微软「失去的十年」持有观望 。

云端为先战略奏效,微软云端服务 Azure 正面对决亚马逊 AWS

亚马逊就是股价昂贵的公司之一。这家电商巨头高高在上的市盈率不仅因为它庞大的线上零售,而且因为它是云端计算的领头羊。亚马逊 Web 服务 AWS 为日益希望外包资料中心的公司提供云端计算服务。

自从今年 4 月亚马逊首次公布 AWS 营收以来,公司股价飙升了 70%。AWS 是亚马逊的高利润业务,营运利润率超过 20%,电商业务仍然在努力实现盈亏平衡。今年全年亚马逊云端计算营收有可能达到  80 亿美元,佔公司总利润的近一半——儘管销售额只佔 7%。

投资者对投资云端计算毫不吝惜——亚马逊股价目前约 660 美元,预期市盈率 125 倍。不过亚马逊并非唯一让人慷慨解囊的公司。与亚马逊 AWS 类似的微软云端服务 Azure 增速甚至更高。微软对 Azure 的成绩没有过多披露,但表示在截至今年 9 月的首个财年中营收增长了 135%。

伯恩斯坦分析师莫得勒(Mark Moerdler)估计,Azure 目前年营收大约为 10 亿美元,预计到 2018 年可增至 73 亿美元,营运利润率与亚马逊相当或更高。虽然看空者认为价格战将导致云端计算业务吸引力下降,但莫得勒认为业务量之大足够两家公司分食:「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,不会一家独大。」

无论新老企业,云端服务的经济效益诱人。设想一下,有了云端服务,一家繁忙的网路商店可以在圣诞节前几周增加伺服器,然后过完元旦便取消。微软的 Azure 按分钟收费——AWS 按小时收费——意味着公司只需为所需要的服务付费。与从前利用思科、惠普、EMC 的设备创建昂贵的公司资料中心相比,真是天壤之别。

微软声称 Azure 提供最灵活的云端计算服务,使用者可以把他们的私人「预置」资料中心与公共云串联使用。微软为此创造了无缝连接手段。比如对银行来说,这意味着最敏感的资料与网路物理隔绝,而不太敏感的资讯和处理可在云端上进行。随着公司对云端计算越来越适应,它们可能会把另外一些工作转移到 Azure,其中的经济效益显而易见。

微软的云端计算业务比亚马逊落后几年,但多年来一直在构建自己的内部云端服务,以充分利用 Office、游戏平台 Xbox 和仅次于 Google 搜寻引擎的 Bing。上季首次盈利的 Bing 让微软明白如今正在部署的云端计算的重要意义,其中包括机器学习领域前景光明的模式辨识。

Ariel Investments 公司国际股票首席投资长班萨利(Rupal Bhansali)表示,微软总能不失时机地挽狂澜于既倒:「一开始它似乎总是节节失利,但最终赢得胜利。它并非云端计算领域的巨头,但 Azure 正迅速攻城掠地。最初 Surface 平板电脑销量不佳,但现在 Surface Pro 4 大卖。」

不过,当前投资者仍把微软看做一家传统软体公司。微软股价预期市盈率 19.5 倍,而云端计算公司 Salesforce.com 为 80 倍。大家对微软业绩的预计也很保守,分析师们预计今年微软的销售额和利润与去年持平,分别为 930 亿美元和 220 亿美元。受大规模股票回购提振,每股收益仍可增长 5%。华尔街预计微软 2017 财年每股收益可再增长 13% 至 3.13 美元。莫得勒要乐观得多。他说微软 2017 财年更有可能实现每股收益 3.84 美元,分析师们低估了 Azure 的增长潜能,忽视了 Office 的转变。

华尔街对微软业绩预计保守,这反而为其股价上涨开了口子。10 月微软宣布第三季每股收益 67 美分,大超每股收益 58 美分的预期,两个月内股价上涨了 10%。同样地,半年前宣布超预期季度业绩后股价也上涨了 10%。

纳德拉治下,微软其他业务也纷纷发力

除了 Azure,分析师们还忽视了微软大受欢迎的 Office 软体套装。Office 一直在向名为「Office 365」的订阅模式转变,如今已有 1,800 万订阅用户。微软企业用户大约四分之一已转用 Office 365。 纳德拉不愿发表评论,但微软首席财务长胡德(Amy Hood)认为订阅模式是一种颠覆。「这种模式要求你每年或每个月都得证明自己的价值。如果你能证明自己物有所值,那幺软体生命週期的价值将更高,用户弃用率就低,」胡德如是说。

微软称订阅模式可提高软体生命周期内使用者营收 1.8 倍,但华尔街分析师对此普遍怀疑。分析师们一开始也没有注意到 Adobe 的类似转变。该公司 2011 年将 Photoshop 软体转为订阅销售,这一过程差不多已经完成,3 年来公司业绩增长了 150%,预期市盈率为 33 倍。博纳维科说:「Adobe 在进行这一转变时我们是它的一位大股东。现在我们又看到微软发生同样的转变,而且它的规模更大。」

透过计算可以看出,微软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云端计算公司,Office、Skype、Xbox 和 Azure 的相关年营收近 100 亿美元。微软表示,包括 Azure、Office 企业版和其他商业应用的「商业云」业务到 2018 年年营收将达 200 亿美元。

包括博纳维科在内看多微软的投资者认为,透过自由现金流最能看清微软显示的机会。Epoch Investment Partners 公司首席投资长伯尔(David Pearl)预计 2017、2018 年微软可分别产生每股 3.49 美元和 3.98 美元的自由现金流。如果适用 18 倍预期市盈率,他预计不到两年微软股价可上涨至 72 美元,而且这还没有考虑微软资产负债表上每股 8 美元的净现金。管理 420 亿美元资产的 Epoch 持有 8.3 亿美元微软股票。

透过更传统的产品了解微软正在进行的转变最方便。纳德拉鼓励员工勇往直前。今年夏天,微软发表 Windows 10,这是对其经典作业系统的重大反思之作。

这类产品发表一度是微软主要营收,但这一次微软让用户免费升级,反映了纳德拉对微软丧失行动市场之战的认识。它现在需要一种办法重建 15 年来被 XP、Vista、Windows 7、Windows 8 等历次 Windows 版本搞得支离破碎的生态系统,寄望于 Windows 10 成为一个主要平台。它的桌面、平板电脑和手机作业系统都使用同样的代码,这样开发人员就能方便地为每一种 Windows 装置开发软体。相比之下苹果和 Google 的桌面和行动产品使用不同软体。

甚至巴尔默 90 亿美元拿下的 Skype 也在发生真正的创新。两周前本刊拜访雷德蒙德总部,研发副总裁彼得‧李(Peter Lee)向我们展示了 Skype 的一种新翻译技术。彼得‧李透过 Skype 用英语和在巴西的同事视讯聊天,他的话马上就被翻译成巴西葡萄牙语。同事的回覆也被即时翻译成英语。纳德拉上任 CEO 时,这款翻译产品还是微软一个小项目,但他很快看到了它的前景。在 2014 年 5 月的一次公开活动上,上任 3 个月的纳德拉宣布微软将在年底前推出测试版。

两周前微软宣布发表 Skype 巴西葡萄牙语翻译产品,是为该软体第 7 种支援的语言。其他新产品体现了微软的复兴,今年 10 月它推出首款笔记型电脑 Surface Book。

去年微软在雷德蒙德总部园区开办一家硬体实验室,总面积近万平方公尺。实验室配备了工业级 3D 印表机和车床,用于 Surface 和其他装置的原型构建。微软原型总监梅斯(Bill Maes)表示,新实验室使原型构建时间从一周缩短到 48 小时。

个人电脑市场日益衰败仍是微软的不利因素,但它似乎已经脱离传统的 PC 世界。微软希望 Windows 10 对平板装置像对桌面装置一样重要。从苹果、Android 手机到 MacBook 和 Surface,Office 365 如今各种装置都能使用。

微软投资者对其降低 PC 重要性反应热烈。上个月剥离企业服务业务后的惠普公布做为一家单纯印表机和 PC 业务的公司的首季业绩。德银分析师卡尔斯蒂德(Karl Keirstead)表示:「大家对 PC 销量评价不高,但微软股价不为所动,这是投资者心态的有趣变化。」

重新发明硬体,推出 AR HoloLens 和笔电 Surface Book,让微软变酷

并不是说微软放弃了消费市场。今年 10 月,它在纽约第五大道开了一家旗舰店,陈列着笔电、平板电脑合一的 Surface Book 和 Surface Pro。这些装置并未锁在桌子上,而是让消费者拿起来试用,甚至可在店内边走边用。不过有一款产品锁在玻璃柜中,那就是全息影像头盔 HoloLens——微软最富雄心的产品。HoloLens 比虚拟实境热潮更进一步,给人以脱离周围环境的全方位沉浸式体验。

HoloLens 扫描房间产生全息影像,墙壁、桌子等栩栩如生。在一部推广影片中,HoloLens 把操作指南投射到一段堵塞的下水道上,向新手显示如何具体转动扳手。可以设想在一块蛋糕上出现重叠的装饰指南,使这项任务成为轻鬆的着色操作。

迄今为止 HoloLens 的进展十分顺利。这个头盔还很笨重,戴起来不舒服,不适合办公室、厨房等场景的日常穿戴。

如果比尔盖兹在位,微软也许已经发表了 HoloLens,并对它带来的创新倍感自豪;巴尔默也许会限制它的宏伟目标。但对纳德拉来说,这款装置有望使 Windows 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,而自己只不过是让它能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