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熙妍 微温的半圆

浏览量:538 发布于:2020-07-28

写字的人,不是自己故事多,就是身边有些经历丰富的朋友。通常这些人分两种,一种和我说完,会叮咛我别写出来,另一种兴致勃勃,期待能出现在故事里。

妮娜属于第三种,当我问她能不能写的时候,她笑笑说随便妳,要写的话记得换名字。

妮娜在公关公司做事,主办现场活动。一个小主管,一堆大责任,她的生活充满齐天大圣般的甲方,一天七十二变,她的手机就像八爪章鱼的吸盘,随时黏在手上。

我和她去参加过一场婚礼,结婚的是她的女同事。妮娜提早到场替新娘打点,只见穿着婚纱的女主角一边化妆,一边还竖起耳朵聆听场外的动静,像个犯焦虑症的患者。她数度提起有如蛋糕的大裙襬,冲到会场指点音响人员,大喊不行不行,这边不是这样弄的。

我看着职业病深入膏肓的新娘子,觉得夸张又心疼,笑着和妮娜说,“以后妳结婚,拜託答应我一定要冷静。”

她摊了摊手回答,“我答应妳到时候一定放开手,好好当一次公主,但没有人要和我结婚。”

妮娜并不是单身,她有个男朋友叫做大维,两个人在一起也有几年了,但还没有步入礼堂的打算。大维的条件很好,在一家代理进口酒的公司做事,人站出来风度翩翩,神情有点冷,笑起来却像个大男孩。

世界很大,他们一起到去过很多地方,照片里走遍四季,地图上撰写日常。职场上叱咤风云的妮娜,每次站在大维旁边,都会露出小女生的神情,他是她心中的王子,是她缺少的那块半圆。

“还没有表示吗?”我问,心里也知道答案。

“没有,”妮娜苦笑,“我也暗示过,不知道为什幺,他就是不鬆口。”

我不觉得人一定要结婚,毕竟幸福有很多种面向,知道自己要什幺就可以。可是痛苦却只有一种,就是太强求。

最幸福的事都是水到渠成的,相爱尤其是。

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天气正好,他曾经想要存钱买跑车,现在觉得四门才方便穿裙子的妳上下;妳想到他心头一暖,以前迷恋杂誌上有人鱼线的男模,后来发现躺在他的鲔鱼肚上刷手机比较舒服。

人生已经充满太多不拼就得不到的事,甚至有时候努力也无法获得;感情就该轻鬆温暖,起码不要像撬开一颗紧闭的蚌那幺辛苦。

想结婚的人,在对方也明白的情况下,两个人还没走上红毯,答案只有一个。

他知道你要什幺却不给,因为那不是他要的。

你要的如果不能给,那就不是对的人,那些优点再梦幻,与你都没有关係。

那天的婚礼很温馨,充满焦虑的新娘后来终于被安抚,因为大家威胁她再不专心打扮,就要把她的进场曲换成let it go。新娘的父亲牵她出来的时候,我看见妮娜留下眼泪。

我想她不是为了同事哭的。

后来妮娜就与大维分手了,大家都觉得有点突然。

过了一年多,妮娜说她要结婚,对象是自己公司的同事。她喜孜孜地约大家出来,说要亲手送喜帖给我们。

我看着卡片上的照片,新郎没有王子一般的外型,是一个长相朴实憨厚的男生,我想起那些妮娜曾与大维走过的美丽风景,不知道为什幺感慨起来。大家问她求婚过程,妮娜笑着说很普通,没什幺可以说的。

小茹不相信,说妮娜办过这幺多活动,能让她点头答应的一定是史诗级的排场。

终于妮娜说,年初的时候两个人计画旅行,她问男友说想去哪里,他耸耸肩说无所谓,妮娜有点不高兴,觉得男友不用心。最后决定去日本,男友无法负担高级旅馆,于是他们窝在一间小民宿。半夜房间暖气坏了,她缩成一团,咕哝了一句,好冷!

再过了一阵子,妮娜冷醒了,发现旁边的位子是空的。她立刻打男友手机,却没人接听,她有点不安,决定出去找他。才踏出民宿门口,就发现昏黄的路灯下,男友一手握着一罐瓶装热饮,踏着厚重的积雪,奋力往前迈进。

一抬头,他发现妮娜,急忙大喊“妳怎幺出来了?天气冷,快回去!”

妮娜站在雪地中,背景是一片漆黑,她呆呆看着男友,中间隔着刺骨寒风。

“找不到我害怕是不是?”男友挥手示意她进去,一边在逆风中踉跄挣扎,“我手拿着饮料,没办法接电话。”

妮娜很想告诉他,你把饮料放在口袋里不就得了吗?

但她什幺都没说,摀着脸,她蹲在雪地中哭了。

“是不是冷坏了?”男友吓了一跳,终于连滚带爬扑到她面前,脱下自己的大衣想替她披上,又胡乱地想把饮料往她怀里塞。

“我知道住在这里辛苦妳了,”他牵起她的手,带着歉意。

妮娜猛摇头,握着已经发凉的乌龙茶,说不出一句话。

“出发前妳问我最想去哪,我答不出来,知道妳不高兴。其实我只是觉得,有妳在,哪里都可以。”

“以后我更努力,赚更多钱,如果妳不嫌弃,以后我们哪里都一起去。”

妮娜猛点头,握着已经发凉的乌龙茶,还是说不出一句话。

风阵阵地呼啸树梢,雪纷纷地填满世界,今晚月光这幺美,路灯打在妳的髮际,形成一个光圈,朦胧而温柔,像一顶神圣的冠冕。

最幸福的事都是水到渠成的,相爱尤其是,无论场景是风和日丽的下午,抑或大雪纷飞的冬夜。

人生已经充满太多不拼就得不到的事,甚至有时候努力也无法获得;感情就该轻鬆,起码像是寒冷中一罐微温的茶那幺暖。

对的人,什幺事都想与你有关,世界再大,也离不开以妳为中心的半径。

茶微温,可是我不冷,因为你在这个圆里面。